明斯基时刻表示的是市场繁荣与衰退之间的转折点。明斯基的观点简单明了:好日子的时候,投资者敢于冒险;好日子的时间越长,投资者冒险越多,直到过度冒险。一步一步地,投资者会到达一个临界点上,其资产所产生的现金不再足以偿付他们用来获得资产所举的债务投机性资产的损失促使放贷者收回其贷款。“从而导致资产价值的崩溃。”

    以现金流作为依据,海曼·明斯基将市场上的金融行为主体分为三类,其中风险最大的主体是高杠杆银行和高赤字的政府部门。海曼·明斯基认为,资本主义经济追逐利润的本性和金融资本家天生的短期行为导致了资本主义金融业的不稳定 ,它是无法根除的,只要存在商业周期,金融业的内在不稳定就必然演化为金融危机,并进一步将整体经济拉向大危机的深渊 。在商业周期的上升阶段,内在危机会被经济长所掩盖,但是一旦经济步入停滞甚至下降周期,矛盾便会迅速激化,高风险 的金融主体就会以变卖资产来偿还债务,也就是后来的学者所总结的明斯基时刻。

    明斯基时刻被划分为三阶段。第一阶段,投资者们负担少量负债,偿还其资本与利息支出均无问题。第二阶段,他们扩展其金融规模,以致只能负担利息支出。第三阶段,即旁氏骗局,他们的债务水平要求不断上涨价格水平才能安然度日。

始于2007年的金融危机和“大衰退”(Great Recession)被广泛地解释为一场明斯基式的危机,随之而至的金融体系崩溃和深度的经济衰退也被认为是对明斯基关于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理论的确认。

    新自由主义增长模式开创了一个工资停滞和收入不平等扩大的时代。代替工资增长对需求支持的是债务和资产价格提高。这种安排是不可持续的;但是在金融创新、管制放松、管制逃脱以及不断增长的金融风险嗜好的共同作用下,这一体制得以在一个超出人们预计的时期内避免了经济停滞趋势泡沫和债务限额的难以预料让这一体制的批评者对其终止的预判失准。 这些延缓机制与明斯基金融不稳定假说的论证是一致的。

    明斯基的分析仅仅集中在“排他性的金融市场”,并没有很好地解释经济和金融之间的关系。虽然他在对金融危机周期性性质的描述上超过了他人,但这种描述与长期经济趋势的关系毕竟并不清晰。尽管明斯基清楚地意识到,金融的反复无常日益成为现实,但他却没有考察金融的长期增长问题,实际的经验研究在他的著作中很少,因此,他未能发展可称为经济“金融化”的理论,即经济重心从生产向金融的转移。他也没有考察经济停滞问题,即居于体系中心地区的资本主义经济的缓慢增长,而马格多夫和斯威齐正是把经济停滞作为经济重心从生产转向金融的原因。1987年股市崩盘后,明斯基确实提到过,“资本主义再次发生了变化”,演进到一个非常容易发生金融危机的“货币管理资本主义”的新阶段。然而,这一论断从未扩展为一个连贯的分析。

    研究长期发展趋势的金融化理论的匮乏,连同明斯基反复主张的,类似20世纪30年代那样的债务型通货紧缩不会再次发生(借助于大政府和中央银行最终贷款人功能)的观点一起,成为试图将他的模型应用于这几年金融大崩溃和大萧条的各种努力的主要绊脚石。同时,明斯基的金融不稳定假设涉及的几乎完全是短期的周期性现象,只是一个“明斯基时刻”,而不是作为一种发展趋势。这个事实使他的分析更易被主流理论家们所接受——他们最关心的是证明经济会在政府的轻推下迅速反弹

    1.“明斯基时刻”的观点来自于美国经济学家海曼·明斯基,而这个概念本身却是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开始出现并流行起来的。明斯基认为,在经济繁荣期,企业利润增加、现金流充沛,企业有较强的极力进行投资,投资的加剧反过来促进了经济的繁荣但。在繁荣的表象下,企业越来越倾向于通过借短投长来获得收益,并使得社会融资中投资性融资和庞氏融资的比例上升,后两类融资的泛滥,将引致金融体系的脆弱性,最终导致明斯基时刻:资产价格暴跌、通货紧缩和经济萧条。

    2.从下图可以看到,四万亿投资计划之后,中国的债务在急剧上升,其占GDP的比重已经与美国相当。负债扩张最为明显的为非金融企业及其背后的金融机构,可以说中国的企业处于一个加杠杆的进程之中。

    3.伴随着债务的累积,中国企业举债还息的现象越来越普遍,而这就是典型的投机性融资和庞氏融资的特征。息税前利润/债务的比例逐步走高,企业偿债压力沉重。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明斯基时刻》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热门TAG